欢迎来到老马说法!

服务领域  PANGE SEVRVICES

法律咨询  LEGAL ADVICE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老马有案例 -正文老马有案例   LAOMA CASE

建议不起诉法律意见书

来源:老马说法  上传时间:2018-07-24  浏览次数:

法律意见书

                                 被告人赵某涉嫌强奸

 尊敬的检察官:

赵某胞弟的委托及河南有道律师事务所的指派,并征得被告赵某本人同意,我们作为其涉嫌强奸罪一案审查起诉阶段的辩护人为其提供法律帮助。辩护人在向被告人详细了解案情,并仔细查阅刑事侦查卷宗的基础上,认为被告人赵某的行为不能构成强奸罪,现提出以下法律意见,请予以考虑采纳:

一、本案严重缺乏认定被告人有罪和所谓被害人遭受强奸的客观性证据。

客观性证据是指以人以外之物为证据内容载体的证据,这些证据内容的载体通常为客观之物,其外部特征、性状及内容基本稳定,所包含的证据内容受人的主观意志影响较小,客观性较强。主观性证据会随着外部环境和内在动机的变化而发生变化,因此主观证据的特点表现为多变动、不稳定。证言就是典型的主观证据,很容易受到功利性和外部因素的的影响。

本案刑事侦查卷宗证据材料卷中,侦查机关收集到的证据主要有照片(只是几张所谓的案发现场的房间和宾馆门头)、被告人讯问笔录、所谓受害人和证人的询问笔录。但综合全部证据材料,侦察机关并未收集到认定被告人实施了强奸行为的客观证据,未在所谓受害人体内提取到犯罪嫌疑人精液、未收集到所谓受害人的内衣裤,以及其上存在被告人的体液,体毛,体屑等在强奸案件中常见的生物检材等。

犯罪嫌疑人和被害人系同事,两人相约去某市区并相约见面以及案发后都是通过多次电话、多次微信聊天等方式沟通,该证据可以证明两人之间的关系及亲密程度以及两个人的实际想法。被告人和所谓的被害人进出魔域酒店大厅和走廊的关于挣扎、痛苦或者躲避的监控视频等证据可以反映进出酒店时所谓的被害人的举止、状态等有无收到胁迫的情况,亦可以通过视频内容发现两人关系是否亲密,是否存在不正当的男女关系。但侦查机关的刑事侦查卷宗并未收集以上证据,现有证据无法认定案件事实,未达到案件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的证明标准。

二、 本案已有的主观证据不足以证明被告人实施了强奸的犯罪行为。

1、所谓被害人陈述多与侦查机关调查结果存在重大矛盾,不能相互印证。该被害人陈述不具备真实性,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

所谓被害人在2017年11月9日公安机关(第二次)的询问笔录中的描述为“我一直央求他别这样,赵某亲我的左侧脖子,我就隔着衣服咬了赵延杰的左胳膊跟部……”(证据材料卷第37页第11行),“我看到赵某部中间的胸毛很旺盛,两个乳头周围也长了很多毛,赵某的肚脐下面也长了很多毛……”(证据材料卷第38页第二行)。但根据某市公安局某分局于2017年11月9日23时将赵某抓获,并对赵某的上身和肩部检查拍照(刑事侦查卷宗证据材料卷第61页)的照片显示,被告人赵胸部无很旺盛,很多胸毛,与受害人李某所述存在重大矛盾,且照片并不能显示赵某身上有任何伤痕更没有鉴定意见,证明所谓的伤痕是如何造成的。其证言无印证,因此,辩护人对李某所述其受被告人赵某胁迫,强行与其发生性行为的事实提出合理怀疑。

2、被害人陈述中多次与常理相冲突,不能证明其受到胁迫后被强奸的事实。

本案中,被害人作为一个受过高等本科教育的成年女性,其应当对劳动法相关法律的基本规定有相当的熟悉程度,其与公司签订的劳动合同对双方有约束力,其劳动权和报酬的取得是受法律保护的。其自称因工作和工资而受胁迫不符合其作为本科毕业的高学历女性应有的思维方式,而且关于工作和工资,常理分析其根本不能作为实施强奸的强迫手段和理由。且据所谓被害人讲,其与被告人在案发当晚共发生三次性行为,发生三次性关系前后都是很宽松的环境,并未显示受到足以使其不能反抗、不敢反抗的强制性胁迫,其在中间有充分的时间和多次机会逃脱该房间,其所称遭受强奸与常理不相符合。被害人叙述中称在第一次发生性关系前与犯罪嫌疑人纠缠时,某酒店服务员訾某到房门前送房卡,服务员用房卡将房门打开时,房门被人从内打开后在她手中接过房卡。当时房内并未异常,门就开着,服务员就在那里,若所谓的被害人受胁迫的情况属实,其与被告人纠缠、哀求等声音必然会被服务员听到,被害人也有呼救、逃脱的机会,但房内未有异常,足以证明被害人并未受到任何胁迫。反倒所谓受害人的陈述却反映了其没有收到威胁,强迫等情形,诸如:“他会好好待我,会给我好的工作,好的待遇”“对不起,太激动了”结合事中从容洗裤头,事后第二天给被告人打电话要避孕药等都证明了所谓的受害人贪图虚荣被利诱,而非存在威胁强迫的情形

    3、本案证人提供的证人证言并不能形成完整的证明体系。

本案中,杨某系李某的丈夫,与本案的处理结果有利害关系,其提供的被告人有罪的证言缺乏证明力;其证言亦不能证明所谓被害人李某在与赵某发生性关系时受到使其不能反抗的强制性胁迫;最后,该证言仅是间接证据、传来证据,其不能做为认定案件事实的证据,不能认定被告人对所谓被害人李某实施了强奸行为。反倒其所称的“本来想拒绝,然后想想就发生性关系了”“发生关系时说让她不要担心工资,准备开新公司给她安排一个重要的岗位”可以证明只是存在利诱而非威胁强迫。

本案证人梁某系被告人赵某的前妻,其所知道的关于案件的情况据其所述均系被告人告知的,其不是案件的亲历者,其证言不能直接作为认定案情事实的证据。该证言显示被告人赵某和所谓受害人存在不正当的男女关系,所谓的受害人亦告知梁某遭受杨中岳严重殴打的事实。故存在受害人婚内出轨的行为被丈夫发现后,谎称遭受到强奸的情形,之所以如此言论,一方面羞于所谓的被害人羞于面对自己丈夫的心理,一方面,也是所谓的被告人严重殴打淫威所致。所以,对所谓受害人以及其丈夫的证言真实性有着严重的怀疑。

本案证人李某系仁寿堂大药房的工作人员,其证言只能证明2017年10月25日该药房曾出售过紧急避孕药,但无法证明该药是否为被告人购买,该证据在本案中不具有本案事实的证明力,不能作为认定本案事实的依据。

 综上,根据被告人所述的详细案情,结合仔细查阅侦查机关刑事侦查卷宗两个人相约大半夜同住一室,期间,没有呼救,没有挣扎,没有抓伤,没有撕扯,没有精液,没有内裤,没有卫生纸,没有微信和短信,没有视频和录音等等。辩护人认为被告人赵某的行为依法不存在强奸行为,不应以强奸罪予以刑事处罚建议贵院对其作出不起诉决定辩护人为了切实保障被告人赵某的合法权益,特提出以上法律意见,请予以参考并采纳。

河南有道律师事务所    

                                     律师:马伟     

              201825日